•   『离开。。第一次。。

    Sandy回瑞士了。。。
    没有勇气去机场送行
    彼此都相信会上演机场抱头痛哭的“惊魂时刻”
    默契地。固执地。彼此说不要“再见”
    平安夜的早上我们促膝畅谈
    短短的一周 相聚真的好短暂
    Sandy说只有Vivian才能看到我的寂寞
    而Vivian的快乐任何人都感受得到
    点滴的释怀
    这并不是我的本意
    早就过了又哭又闹的年纪
    但眼泪依旧依赖着眼眶...

  •   『朝着7月微笑

    柒月。第二天。
    從生病中回來。
    似乎重生一樣。
    每年都是這個時候。
    總會經歷一次病痛的侵襲。
    似乎是應驗了那些“冥冥中註定”
    不同的是。今年。用了古老的方式去消除病痛
    。刮痧。
    當古老的方式在年輕的身體上劃過
    痛是難免的 聲音嘶啞得已經叫不出來
    剩下的都是痕跡
    身體的“寒涼”就這樣被“刮”了出來
    開始想要瞭解中...